陈鸿道:公链奥义在于创造价值互联网,短期出现杀手级DApp是妄想

发布:2018-10-31 13:58 浏览(3155)

10月30日,五六财经微信社群直播栏目——《五六有约·大咖访谈》第17期正式上线:“区块链落地的N种路径:公链”。针对这个话题,无疆科技创始人陈鸿道先生做客五六财经,为大家带来他的视角、思考和判断。

五六财经趁热打铁,整理排版社群直播精华内容,第17期大咖访谈文章正式上线,话不多说,直接看精彩Q&A!

张之浩:BTC区块链在性能和应用层面是不是已经落伍,业内对其“吉祥物”的评价是否准确?

陈鸿道:BTC的区块链性能现在来讲肯定是比较落后,因为它毕竟属于创世区块链,无论是交易效率,还是数据包的容量,还是共识机制,都偏弱。唯一这个优点,还是说在整个区块链的原教旨的层面。我认为它不是一个吉祥物,而是一个里程碑。

可能大家更关心比特币未来和价值问题,我认为没有出现比特币共识机制崩溃的情况,那么比特币生命力会更顽强。

张之浩:BTC区块链网路费用、扩容问题存在已久,为什么在2018年突然出现这么多号称解决BTC问题的公链项目?

陈鸿道:这个问题,从几个层面来看,第一个层面肯定是要从财富效应来看,因为BTC市值、价格以及市场交易活跃度在这个数字货币市场里面占绝对份额,超过百分之五十接近百分之六十。第二个,它的技术本身是开源的,而且又不是特别复杂,肯定会有模仿。同时,因为比特币本身的一些基础的性能限制,那肯定有些人会从某些角度提出更强壮的、更有效率的区块链。

2018年实际上是前一阶段研发结果并现的高峰期,今年肯定会有一批公链,不仅是针对比特币改造出来的,其他类型的公链也有,那么能跑出来什么样,是什么样的状态,大家都要拭目以待,但大部分仍然是以开源代码为基础进行改造的。

其实全新设计、研发升级的并不多见,而且核心的区块链问题是开始要走向实体经济的落地应用,能去和中心化的网站去竞争某些领域,当然不是直接竞争。如果还是在数字货币创造的这个逻辑角度去出发,实际上是没有太多的生长空间。

张之浩:公链的价值被推举到区块链底层系统的高度,事实确实如此吗?

陈鸿道: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及时,我认为,如果公链不是在底层系统有所建构,有所创新的话,其实区块链整个发展空间都会被限制。从这个角度说, 是什么原因呢?一个是比特币区块链出现以来的十年间,核心是围绕着一个创造数字货币的过程,并没有讲区块链的性能与真正的应用,也就是实体经济,我们的经济生活这方面更紧密的结合,它的应用领域其实非常窄。

区块链到今天为止所表现出来的应用领域,最核心的一块就是跨国的金融支付。一个是这个取消换汇,二是时间效率,三是绕开银行的低成本,这是比特币的最好的应用场景。

其次,2018年的两个案例,一个就是FOMO3D,一个就是Fcion的交易挖矿,转过头来实际上都变成了资金盘。为什么他会围绕着资金、围绕博彩这些方面一直在转,因为核心与区块链现在的应用机理完全是正相关的。

区块链核心应用,主要针对于数字货币创造和交易,那么如果说这个领域没有突破的话,公链是不可能进入到实体经济的,如果要进入到实体经济一定要支持应用数据和实体经济的分配方式入链。那回过头来,问题是现在的公链系统和技术不支持这个方向上的应用。

所以,大家都在考虑,尤其是以技术为核心的公链,就是要解决区块链能深入到应用经济层面,能结合实体经济层面,怎么样来让区块链的真正的对于生产分配的重新架构。

那么,公链的这个价值到底在哪里?就是要构造价值互联网,就是要从信息互联网升级价值互联网,那么这个升级,实际上有一个很强烈的技术背景:那就是5G的到来和物联网的到来,其实这两块技术已经相对成熟,在两到三年内会进入大规模的商用。

这两块技术支撑下的数字资产、数字交易的频繁发生以及数字资产的确权,会造成对价值互联网的需求,也是现在信息互联网完全不能支撑的。

从这个角度来讲,公链必须推到底层操作系统,必须能让底层操作系统和现有的信息互联网技术能更进一步的融合,实现未来数字资产的确权、转换以及数据资产的溯源和创造者本身能参与的价值共建体系当中来。而不是重新为这个中心化网站的模式垄断,形成数据资产的创造和分配分发是割裂的状态,这个是整个社会经济技术和财产权益分配需求完全对称的一个价值互联网的需求。

张之浩:如果用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类比公链,其实用户不需要这么多公链项目,公链大量死亡是注定结局吗?

陈鸿道:这个问题也可以分成两大方面,一大方面是现有的公链性态如何判断,现有的公链大部分是伪公链。伪公链的核心问题是:1、它没有自己的共识算法;2、它的公链概念基本是基于一个智能合约,并不是有一个完整的独立的记账体系,所以说很多伪公链项目一定会消亡。

第二,很多公链项目,他们的体系就像公司化经营一样,也就是公司有竞争,公链也有竞争,那么一定会出现优胜劣汰,公链的死亡是正常现象,唯一的问题是公链的社区融合、数字资产转移和跨链。

回答这个问题的根本在于现在的公链还够不够,其实现在的公链并不多。全球有各种行业各种领域,在不同的应用领域有不同的公链,所以这个问题可以这么看,第一公链会消失,第二公链会源源不断地生发。

如果公链进行大规模合并形成稳定结构,需要很长的时间。以目前来看,这个过程至少也还要五年到十年的时间。所以我认为这个问题还是太早了,公链的数量不够。

张之浩:据我观察,多数项目采用类似ETH的POS解决方案,即POW、POS两大类共识机制,如何评价二者的优劣?

陈鸿道:POS机制就是选举人算力框架,都选择ETH是因为选举人这个框架效率更高更快一点,这个是一个关键问题。因为现在的互联网应用已经到一个成熟阶段了,如果是很慢的话,客户体验就会不够。

评价这两个机制的优点,我们可以从两点分开来看,POW的优点概括起来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就是“无限算力竞赛记账”。他的劣势就是耗能,耗能的原因就是在竞赛过程中,除了第一个记账顺利成功的以外,其余所有产生的算力都是浪费的。

POW的优势就是强调了无限参与算力建立的去中心、不可篡改以及公正,但是比较原始的工作机制造成了能源的浪费和算力的无效参与,这便是它的劣势。

POS从选举框架机制来看,可以效率提升,因为可以减少算力参与的数量和进程。这面临一个问题,过少的算力节点会不会造成可被攻击,在技术原理上成立。第二就是,是否能够实现去中心这个问题,超级节点过少会造成选举人之间的联手对共识机制的影响甚至是篡改,这也是它的劣势。这也是非常明显的效率提高造成了去中心弱化。

我们探讨一个更好的共识机制应该追寻一个逻辑,一定是去中心这个原理不能改变,第二个就是如何提高效率,第三个就是安全问题。到2018年底,只有很少个数的公司机制在探讨新的算法,其中包括我们系统。选举人机制的优点在于不用集中算力竞赛。

但,POW的公正和去中心机制不能轻易放弃,所以在两个逻辑之间,能不能建立一个新的公司机制就是关键,我们系统在努力建构这个共识机制并且有了一定的成效。我们共识机制叫“沙海协议”,沙海协议的核心就是每个参与者都是一粒沙,海洋的规律就是潮汐,严格追寻时间。所以说,共识机制也在创新。

张之浩:其实共识机制涉及到区块链安全问题,怎么看待公链所面临的安全性、去中心化和效率不可能三角问题?

陈鸿道:共识机制不可能三角确实已经形成了公理,在一段时间内看不到突破这个框架的可能性。我建议从两点去思考一个共识机制是否合理,是否有更强的这个深度,第一个就是三者兼顾,侧重于哪一个方向,是侧重于安全,还是侧重效率,这个是有取舍的。

第二个就是,共识机制是否是在更深厚的技术层面去考虑问题?所谓的在更深的技术层面考虑问题就是,其实共识机制是一个核心算法,但这个核心算法跑在的技术土壤上,是决定了这个共识机制很多技术特性的,其实现在很多公链都是传统的单链结构,单链结构下这个不可能三角的效能不会很高,这块的技术进展也有了,在美国硅谷,其实跑出了一些这个技术实验。包括我们的系统的解决思路,就是要让共识机制跑在更好的链上,就很多先进的开发者在用哈希图来写,来提升链的性能,这是一个方面。

而我们认为,如果这个共识机制跑在一个比较良性的链的系统,同时与存储相关联,将存储和通讯同步解决,那实际上就扩展了这个三角形的面积,也就是在原来的传统的三角形的这个情况下,它的面积很小,那么用新的技术土壤,让它的面积扩大,那实际上也就是说这个共识机制的有效性会更好,这是一种技术思路。也就说这个技术是无限可能的,只是要有时间,要等待技术突破。

张之浩:为了提升效率,Dfinity、Zilliqa等公链项目选择了分片技术,即提高“分子”——并发数的数值来达到目的,如何评价这个解决方案?

陈鸿道:对于分片技术,应该给予肯定,这是一个解决记账效率和提升传输速率的方案。到目前为止,在区块链领域内应该是一个主流的解决方案,但从我们的系统角度来看,分片并不是关键的解决方案,我们应该更进一步去延展到分层记账,打个比方就是我们把区块链看成一个账本,那肯定这个账本会记得很庞大。

其实这个传统的账本体系已经给了一个很好的启示。这个启示就是,可以做分类账,亦可以做明细账,对于区块链的数据库进行分层处理,然后进行分层记账。关键就是账与账之间怎么关联,那么实际上在传统的记账体系当中完全是靠这个财务、逻辑一些学术要求以及法律要求来整体建立的。在区块链上就是需要存储技术和通信技术的融合和沟通,实际上,现在是有很多人提出要分层的概念,这个应该是又一个解决方向,现在就是看怎么实施和落地。

这个分片技术是不是一个最终的解决方案?就趋势而言,在某些小众领域仍然有可以施展的空间,如果说对于区块链技术,尤其是公链系统的落地应用,这种方案我个人认为并不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仍然需要更为先进的替代方案出现,分层就是其中一个方式。

张之浩:EOS选择弱化去中心化来达到高性能的效果,也因此被疯狂吐槽,比如存在宪法、仲裁论坛以及冻结账户等等明显的中心化功能。您怎么看?

陈鸿道:EOS比较典型,很有话题性。EOS用手指头能数过来的超级节点,已经完全违背了去中心化定义,就是把它定义为联盟链更合适。传统世界,相信契约,相信人工共识,那么现在区块链给出了一个新的答案,叫机器共识。或者说,逻辑共识,那么人们不再相信人心。

而我认为区块链的共识,仍然是共识当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仍然要有人心的共识来参与。比如区块链社群,这个社群说靠着一个算法。但我们看到很多人在强调信仰,那么信仰是不是中心化东西?

无论是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是不是应该围绕着能提高人的福利,能围绕着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走,才是一个好的机制。如果能看清楚这个问题,其实(大家)对区块链的理解,对社群的理解,对未来的理解,对财富的理解,都应该达到一个很好的层次。

张之浩:公链竞争的结局可能是ETH和EOS的火拼,最后赢家通吃,是这样吗?

陈鸿道:ETH和EOS是区块链2.0时代的节点,区块链的发展的里程还很远,而现在的他们所体现的仍然是围绕着数字货币这个逻辑本身在转,就是合约的确立,也没啥应用,所以说他俩不可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最后还是要出现更好的应用,其实区块链的技术远未成熟,这个是关键,真正的成熟的技术肯定不是今天这个样子,它应该支持更多有效的这个应用和有效的开发。即所有开发者真不需要去写源代码,你看现在的windows系统和安卓系统和iSO系统支持下的开发,越来越简单。

张之浩:如果说公链是底层系统,基于公链成长出的DAPP是落地应用,那么目前没有出现预想中的杀手级应用?

陈鸿道:我可以明确的说,现在杀手级应用就不可能出现。这个原因很简单:第一,公链作为底层系统这个技术不成熟,它的容量就是它的数据包,现在主要支持这个数字货币的这个逻辑层面的字符串,不支持应用数据上链。

第二,就是区块链的应用在技术不成熟的情况下,无法与传统应用竞争。

第三,区块链应用可能比较独特,比如游戏、博彩等,如果没有大量的策划、运营人才转入区块链行业,那么也不会出现杀手级应用。

所有公链系统现在的传输效率问题无法解决,一旦进入应用所有TPS都露出原形,不会超过千数级别的。那如果在这个效率层面,你没有跟中心化应用竞争的本钱;以及所有的资源这个倾斜也不够;而且区块链世界本来小众;再加上监管等问题,没有可能出现杀手级应用。

张之浩:似乎看到的更多的还是智能合约的应用, 比如基于ETH、EOS博彩类DAPP百花齐放,那是不是说,DAPP可能是个伪命题,因为多数APP已经解决用户需求?

陈鸿道:也不能说是伪命题,大伙儿都在努力尝试,没有尝试就没有突破。但现在的应用在资金盘和博彩这个领域特别突出,是区块链底层技术和逻辑决定的。所以说,DAPP路很漫长,第一是等待公链系统完善,第二是找到切合真正用户需求的应用。

其实,很多传统的APP就够了,并非必须上链。原因在于,区块链解决的是:公共记账生产力价值存在的问题,以及人类行为数据化转化为数字资产的问题,那么从这个底层逻辑去寻找一些应用,然后去开发,也许会更好。目前游戏领域契合度很高,是一个不错的开发方向。

张之浩:基于此,近期怀疑DAPP存在乃至公链存在意义的声音出现,对此,您怎么看?

陈鸿道:其实在熊市,不光是公链和DAPP,人们甚至开始对区块链都产生怀疑。从技术问题和应用领域过窄这两个角度看,所有的怀疑都很有理由。新生事物被质疑,其实就是一个常态,不被质疑就怪了,这个没什么大不了,问题是技术能不能跑出来,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应用,这个团队能不能坚持下去,能不能融到钱,这是关键。

张之浩:BTC是区块链1.0,ETH是区块链2.0。革命性公链诞生,区块链应用落地,哪个可能出现区块链3.0的可能性会大一点?

陈鸿道:BTC是1.0,ETH是2.0,是业界公认的。关于这个3.0,还是4.0众说纷纭,不好界定。3.0算存在,其概念是尝试区块链的更广泛应用,但是整个突破都不够。那应该是向什么方向去走呢,是区块链能提供更便捷的技术平台和基础设施这个角度去走。

回到定义3.0,短期内没看到。如果不去定义3.0,那么推动区块链进入应用时代应该更为重要,而不是仅仅在数字货币这个角度去转。回到币的经济学探讨,其实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币,如果不够稳定,那么无法作为一般等价物,也就是交换性契约而存在,会造成交易的阻隔,所以从这个角度看,不存在(作为一般等价物)币。

我们推动区块链发展,它的共识机制如何建立,除了算法共识,还有财富共识,都要去重构,那么这个才是有可能真正建立革命性公链的逻辑。

底部第一个二维码 底部第二个二维码
网站版权归AI财经所有

图片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