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云AI新主管:人工智能不是魔法 利用好有挑战

发布:2018-11-12 17:54 浏览(10887)

299_meitu_1.jpg

  (图片来源:云图视觉)

  安德鲁·摩尔是谷歌云AI业务的新主管,这个部门致力于提供机器学习工具和技术在普通企业中的可用性和实用性。摩尔表示,让AI技术在企业中发挥作用是一项巨大的挑战。

  从某种程度上说,AI的可用性决定了这种技术的影响力,因此这对谷歌等公司的未来来说非常重要。

  摩尔的团队近日发布了几种新工具。其中包括AI Hub(连接不同机器学习组件的模块化框架)和Kubeflow Pipelines(该软件可以提高机器学习项目的可移植性)。摩尔在这些工具发布前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以下是他对一些问题的回答。

  问:AI领域的很多研究人员都被大公司招去了。这对AI来说是好事吗?

  答:有人思考未来25年后是什么样子,思考“我们现在能为那个未来做些什么”,这是件好事。

  卡内基梅隆大学有一个项目是在做20多米高的机器人,用来搬动巨大的混凝土板,迅速建成防洪堤以防洪水。对于世界而言,有人在有些地方做这种事情是非常重要的——但如果在AI领域只做这样的事情,那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我在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时候,曾经和数百名大型组织和公司的领导者见过面,他们说:“我担心我的生意会被硅谷的初创公司完全取代。我要怎样创建一些东西来应对呢?”

  现在在谷歌,我可以不仅为了AI本身而工作,而且还可以将它带所有需要它的其他人。

  问:这对企业来说是多重大的技术转变?

  答:这就像电气化。电气化需要大约二三十年才能改变世界运行的方式。有时候我见到的一些企业高管认为AI是一种“魔法颗粒”,你在企业中撒一撒这种颗粒,企业就会变得更智能了。事实上,成功实施AI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当企业说“我们如何真正实施这个AI项目”的时候,我们在脑海中立即开始将问题分解为AI的传统模块——认知、决策制定,以及行动(决策制定模块现在是AI的一个关键部分,你可以用机器学习更有效地做出决策)——然后将其和企业业务的不同部分进行对应。谷歌云现在就有这些“块”,公司可以把它们像乐高玩具那样组合起来。

103.jpg

  (图片来源:云图视觉)

  解决AI问题涉及大量艰难的工程、数学和线性代数工作。它绝不是“魔法”一样的解决方案。

  问:企业在采用AI时犯过哪些错误?

  答:有几个错误很常见。企业常常说:“我有大量的数据,肯定能从中提取出一些价值。”这种时候我就会坐下来,与他们好好聊一聊。

  你真正需要做的,是研究客户或员工遇到的问题,写下你想要的解决方案,然后再去思考什么类型的自动化有助于实现这一目标,然后再回过头来看看你需要的数据是什么,你如何收集这些数据。

  问:怎样才算出色地把AI运用到了企业中?

  答:这就像是一种手工技艺,没有死板的标准。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找到问题,从问题出发向技术寻找答案。这是一种反向工作,实际上很有趣,因为你在思考业务可以如何变化时,其中就蕴含着创造力,你在理解哪些技术是真正可行的,而不是天马行空的科学项目时,也蕴含着创造力。但是,要找到那种能够同时使用左脑和右脑的人很困难。

  AI是使用数学来让机器做出非常好的决定,并不是在模拟真实的人类智能,至少目前是这样。一旦你理解了这一点,你就明白这是如何把一套数据工具 —— 例如深度学习和自动机器学习,以及自然语言翻译这样的技术——置于一个可以解决问题的环境中。而不只是想着“如果计算机取代了所有员工的大脑,能够自动运行我的公司,那是不是很爽?”

  问:你如何看待麻省理工学院计划为AI成立一个新的学院?

  答:我很高兴看到麻省理工学院这么做。两年前在卡内基梅隆大学,我们创建自己的大型AI计划时,有超过50%参与者都不是计算机科学学院的人。

  对我而言,AI本身并不那么令人兴奋,它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但是当你想到“我们如何通过大规模自动化让宇宙学变得更有效?”或“我们如何才能使学习文学的孩子能够找到工具来查找某人是否在某种心态下写了一些东西?”那就很兴奋了。

  麻省理工学院这么做非常明智。我个人认为,如果一个学生想避开AI,那他以后就不会有太多的机会。

  问:在大学工作时,你曾与奥巴马政府开过一次AI会议。目前的美国政府是否需要更多地关注AI?

  答:商业界有很多领域会受到AI影响,但公共部门亦是如此,从教育到退伍军人医疗系统的有效管理,再到大规模火灾的自动化控制。如果有哪个国家决定不将AI应用到公共部门,那我肯定会感到震惊,因为在很多领域,AI都可以帮助拯救生命和改善人们的生活。

  问:谷歌云最近与美国空军签订的合同引发了争议。你们会继续与美国军方合作吗?

  答:正如我们多年来做的那样,我们将继续在很多领域与美国政府和军队合作。其中包括网络安全、培训、军事招募、退伍军人医疗以及搜救。我们还将提供一些工具给政府,提高他们的效率。

  这些领域的合作非常重要,我们将积极寻找更多方法来提升他们在关键任务上的表现。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我们与缉毒机构合作,对阿片类药物成瘾进行打击。

  问:谷歌在北京有一个AI研究实验室。对谷歌的AI计划来说,中国有多重要?

  答:谷歌对于“AI优先”这个口号是非常认真的,而这正是吸引我们这么多人进入谷歌的首要原因。世界各地的几乎所有的谷歌工程办公室都有AI研究,包括在中国。

  问:员工对AI的用途有些担忧,你怎么看待这些担忧?

  答: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在6月写了一篇关于AI原理的帖子,我们也刚刚发布了一篇《为AI指明正确道路》的帖子。这是正确的做法,不过我也认为这对业务很有好处。

  企业和组织一开始运用AI时可能会陷入许多潜在的道德陷阱,我希望它们能与谷歌合作,因为我们是成体系地组织起来的,可以确保AI项目避开这些陷阱。

来源:腾讯科技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AI科技财经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

底部第一个二维码 底部第二个二维码
网站版权归AI财经所有

图片分享

×